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门搜索: 中华文化 名师作品 名家评论 名作欣赏 行业新闻
文章详情
 
浅谈彩陶文化
时间:2015-10-29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文化 点击:
   
 《浅谈彩陶文化》
    一、引言
中国五千年的文明,不仅滋养着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也做出了伟大贡献,但是,由于中国文化长期处于稳定状态,反而逐渐因循守旧、日趋保守。在艺术上,深厚的传统有时不是后代攀登新高峰的基石,反而成为一些封闭僵化的顽垒。正当西方文化艺术经文艺复兴走向蓬勃发展之时,中国文化艺术却相对处于固步自封、停滞不前的状态。
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惟有中国文化源远流长而没有中断。这恰恰是勇于接受外来影响,开放革新,善于吸收融合的结果。
对异质文化采取开放态度,是一个民族有自信心、有生命力的表现;不断吸收融合外来文化的营养,是这个民族文化能够延续发展的重要条件。 
 
 
 
二、创作的灵感和主题的表现
原始彩陶艺术作为我国艺术的母体,不断影响着我国历代的艺术创作。原始先民们在器皿造型、图案纹样等方面卓越的艺术成就,给我们留下了艺术创作的丰富源泉。
彩陶的彩绘纹样与造型完美的结合,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传统艺术中,彩陶是最早以彩绘纹样图案与造型相结合的工艺美术。中国彩陶很注意图案与器形、视角的关系,力求图案的造型和构成与器形相谐调。也注意彩陶图案在不同视角所产生的不同视觉,而设计出图案的骨式和在器物上的部位。
这次我们的毕业创作,在老师的指导下,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深刻的探讨,老师就给我们展示了一些中国几千年沉淀下来的文化艺术,阐述了当代艺术把现代媒材融入古代绘画当中的发展变革趋势,图文并茂让我们领悟到古代艺术的精髓。当老师在为我们放了一组彩陶图片时,我深深的被这原始人类的生活用品所吸引,那简单而富有创造力图形打动着我,让我久久不能忘怀,这也将成为我创作的中心。彩陶艺术是一门古老的艺术,也是崭新的艺术。我通过对原始彩陶的艺术分析研究和探讨吸取起精华,对彩陶上的装饰,纹理进行研究,尝试这种现代与传统的文化碰撞。
 
三、对创作载体的探索
(一)彩陶的文化历史
中国彩陶艺术从诞生、发展、繁荣、流变到衰落经历了几千年的漫长历程。在这漫长的发展进程中,先民们渗透了无数的心血,积淀了丰富的人性内容和艺术精神,使其集物质实用性精神象征性和艺术欣赏性于一体,将彩陶既作为实用器物又作为美的对象,是中国土地上远古人类在艰苦的斗争中创造出的具有实用和审美双重价质的原始艺术文化。它反映了那一时期人们的生活和观念,表现了他们的愿望和信仰。其作品充满了朴实、天真的情趣,氛氯出神秘感和形式美,显示出远古文明的艺术神韵,为我们今天的艺术世界开辟了历史的先河,把中国推上了举世闻名的陶瓷土国。
彩陶是体现华夏传统最古老文化。彩陶在中国有相当长的历史,商朝殷虚的遗址中挖出的陶片、陶罐包括很多种款式,有灰陶、黑陶、红陶、彩陶、白陶,以及带釉的硬陶,这些陶器上的纹饰、符号、文字与殷商时代的甲骨文和青器有密切的关系。青器的成本高只能为贵族享用,广大民众的各种生活器皿只能采用陶器。因此可以了解商代制陶工艺也得到普遍的发展,带釉的硬陶在这个时期已经出现了,釉色青绿而带褐黄,胎质比较硬,呈灰白色。 
    原始彩陶艺术作为我国艺术的母体,不断影响着我国历代的艺术创作。原始先民们在器皿造型、图案纹样等方面卓越的艺术成就,给我们留下了艺术创作的丰富源泉。
彩陶的彩绘纹样与造型完美的结合,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传统艺术中,彩陶是最早以彩绘纹样图案与造型相结合的工艺美术。中国彩陶很注意图案与器形、视角的关系,力求图案的造型和构成与器形相谐调。也注意彩陶图案在不同视角所产生的不同视觉,而设计出图案的骨式和在器物上的部位。中国彩陶的造型既符合实用的要求,而绘于器形上的纹样又十分得体地显示出族文化的风采。有的彩陶如鸟形壶、兽体双联罐、人形罐、人头形器口瓶等,纹样与造型完美地结合起来。这种浑然一体地表现其立意的艺术手法,自彩陶起始,也成为我国工艺美术和传统雕塑的一种具有特色的表现手法。
由于彩陶图案有明确的立意,于是有肯定的造型和简洁的艺术语言。动的图案格式给人以强烈兴奋的感觉,使图案具有扩动的力量感,对人们产生很强的直觉的吸引力。标志性强则是省略去被描绘物象的特点不明显的细节,而集中地表现具有特征的鲜明的形象,使纹样的直观性很强,直接地给人以一目了然的印象,造型和纹样的完美结合,给人以整体的感受。
(二)、彩陶的装饰纹样肌理
追溯绘画的渊源,首先会想到史前时期那些画在陶器上的纹饰。正是由于器表绘有精美的纹饰,考古学家把这些陶器叫作彩陶。这些彩陶制作的年代在大约距今3000年至5000年间。彩陶大多是红色陶质的盆、瓶、盘、豆一类盛器,原始艺术家用一种刷笔,醮了黑色、白色以及红色画在器表上。彩陶纹有两大类,一类是抽象的图案,一类是具象的人、动物或昆虫一类的形象。
图案类的纹饰数量很大,种类也非常多。常见的有水波纹、旋转纹、圈纹、锯齿纹、网纹等十几种。线条画得规整流畅,图案的组织讲究对称、匀衡、变化,疏密得体,并有一定的程式和规则。在甘肃省马家窑一带发现的被称之为马家窑类型的彩陶上,大都描绘水波纹、旋转纹图案。这些图案匀称、流畅,十分精彩,看上去真有行云流水之感,使人觉得轻松活泼,平和而亲切。面对这些五千年前的历史遗存,我们很容易想象到历史中讲述的原始氏族社会的情景:男人耕作,狩猎,捕鱼,女人从事家务或采集。没有剥削,没有奴役,一幅平等和谐的社会景象。稍晚于此的半山类型和马场类型彩陶的纹饰则发生了变化,那些锯齿纹、四大圈纹以及蛙纹等显得大起大落,粗犷狞厉,甚至怪诞神秘。当时原始社会行将解体,社会发生变革,战乱、动荡等不安的情绪也在图案中流露出来。由彩陶纹图案所引发的联想并不是浪漫主义的主观臆想,在历代图案和图画中,都或隐或显地折射出当时社会风貌的基调和时代的主要精神。这一点,在以后不同时代的美术中我们还会看到。
那些具象的彩陶纹饰更令人瞩目。在西安半坡村遗址发掘出的彩陶上的动物纹虽然非常简练,但表现得很生动:自由自在游动着的鱼,奔跑的鹿,站立吠叫的狗,好象受到惊吓。从中显示了远古艺术家捕捉动物瞬间特点的才能。在青海大通县上孙家寨的一个陶盆上,画着五个跳舞的人,手牵手连成一排,既是一幅描绘舞蹈的图画,又是一个适应纹样的图案。
【1】纹样点、线、面的构成
    当点独立存在时,它具有视觉凝聚性,可以说是最基础的面,它具有可视性,并在画面中占据一定的大小、一定的空间位置。这是古先民绘制彩陶时,点的最早运用。点,是画面最基本的元素,也是最简洁、最单纯、最纯粹的形。
    点、线、面的构成和重组。点有实点和虚点之分,此画面运有了小的实点和大的虚点进行了重组,贯以优美的曲线穿插以及三角形的块面分割,使得画面具有了强烈的韵律感。 
点和线的组合运用,点与线相碰撞而形成的交点便显示了点的位置,点是有形状、有大小的要素。当然也有面积。十字线中加以点的组合运用,使得画面具有了较强的视觉凝聚力。
半山类型的彩陶,具有宽带纹的形式,沿宽带纹下有垂弧纹的花纹带,同时又在大面积的黑地中,留出以四方对应的菱形虚点加以分割,再现了互相对立又相互依存的构成关系。
    我们的祖先长期以来为了表现形体结构,不断探索着线的表现形式。当点沿着一个方向连续的延伸时,也就形成了直线,直线具有无限的外沿力和张力,它是最简洁的形式,也可以表达运动的无限可能性。当方向发生改变时也就形成了曲线或不规则的线变。线,实质是一个看不见的实体,它是点在不断移动中形成的轨迹。一个点具有凝聚力,同时也具有张力,但它不是具备方向性。多个点才具有方向性。
    古人绘制彩陶运用了点和线的同时存在性。将生活中的体验进行了艺术提炼,使其得到了艺术的升华,使之极尽美感。古人在绘制彩陶时,更多的运用了曲线,因为曲线具有流动性和韵律感。
    简单的曲线,实际上是通过生活的感悟而来,是通过从两端施加压力改变了方向而形成的。压力越大,弧底越大,形成的弹性和张力也越大。最后达到自我圆满。
    在彩陶的绘制中,最基本的是曲线和直线同时出现的对立线。往往曲线所达到的视觉效果是最引人注目的。它具有一定的韵律感和节奏感。它会带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给人一身松弛感。在彩陶的纹饰中经常出现反复的线条,如:直线的重复、曲线的重复、锯齿线的重复、曲线的对称重复、直线向心有节奏的重复、曲线向心有节奏的重复、错乱性的重复等等。


【2】彩陶纹样的造型特点
原始陶器生产制作技术的知识和经验使人认识到了陶器生产自身的规律和法则,产生了以适合纹样
二方连续、四方连续为主的图案形式。在一件器物上采用几种构成手法来装饰不同的部位,根据器物造型的特点,先划出几块主要的装饰面,有意识地避开了转折较大的棱角,在轮廓范围内描绘出与轮廓相协调的适合纹样或连续纹样,在主纹和底边加上水波纹或垂幢纹,与器物的造型相适应。彩陶装饰所运用的对立统一、对称与均衡、虚与实、节奏与韵律、双关与共同等图案原理,说明了先民们在几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已经根据美的法则去创造美。
新石器时代陶器上描划的花纹,已有单独、连续、适合以用相互结合的各种纹样。运用较多的是二方连续纹样。这是由于二方连续纹样作法较易,效果较好,并可适应多角度的欣赏。装饰的内容多数是几何形纹,以几何形纹组成连续纹样较易取得节奏美感。从众多的二方连续纹样中观察、纹样的构成,一般是由简单逐渐演变为复杂,也有的是从复杂演变到简单。规整框架结构的出现,是许多不规整不连续的纹样经过较长期的实践演变产生的。这种规整的框架结构,多数是运用等距的区划式以点定位的方法构成的。新石器时代连续纹样中的四方连续纹样应用不多。多数是网状组织,这可能是受当时编织物的启示而创造的。四方连续纹样,在马厂类型、半山类型中的几何陶纹上应用较多。基本上都是网状组织的连续,构成形式很多,仅斜方组织一种,就有十多种不同方法。其次是二方连缀形式、菱形连缀形式和一个散点形式的排列等。在仰韶文化的彩陶器上,常见四方连续纹样和其它纹样掺合一起应用。所有这些图案构成的框架结构大多数能随器形的不同而作出种种变化。在艺术上的处理,初步已注意到求得均衡和调和。其黑白、虚实、高低、轻重、粗细、大小以及疏密、间隔等的对比手法,已初具水平。连续纹样的构成,注重齐一的手法。有些纹样的构成在对称中包含不对称,连续中显得不连,方法多样。
四、传统彩陶纹样和现代绘画的应用
传统资源怎样转换为一种现代绘画,既需要寻找到传统彩陶肌理纹样形式上的现代因素,技术上的现代运用及拓展,又要使传统彩陶肌理纹样达到与各种绘画方式的契合。具体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形式的借用
将彩陶纹样上的形式呈现上升为一种概念化的,融入审美取向和形式的艺术。使现代绘画利用各种媒材打散组合既含有传统彩陶纹样的某些特征,又要保持与其的距离,表现出创造性。这牵涉到对传统彩陶纹样形式的概括,变体,打散,重组等方式,完成绘画上的造型改变。
(二)媒材上的运用
吸取古代彩陶的纹样肌理的特点,尽量运用简单,原始的方式作为绘画的方法和提取古代彩陶的元素运用于作品中,使作品能打破常规的作画方式,得到更强的视觉冲击力和体会古代传统文化的感染力。
   我们这次的创作通过多次与指导老师交流,尝试各种作画手法和各种材料运用,发现很多创新的表现形式和纹样肌理。我们采用了立德粉,白乳胶和水粉颜料,按照一定的比例调配出来一种绘画材料,还利用一些平时随处可见的材料如:破铁网,梳子,叉,牛皮纸等,制造出很多特别的肌理。
在绘画的过程中,我先涂上一层深颜色的基底,基底的制作非常重要,它引导你每一步骤的制作程序、方案、内容,甚至是成就你最后成功的关键。待基底完成后再在涂上一层厚的浅颜色,形成与底色做个反差。这层厚重的颜料是由立德粉、白乳胶拌上一定的石灰而成,并在上面适当做一些肌理。
在这层石灰粉未完全干透的时候,就要利用各种工具将画稿用拓或临摹到画板上,它包括你的预先的初步构想的制作表现方案,哪里要托、印、堆、埋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利用梳子,叉,铁网各种的工具在画面上刻画出陶的型,做出各种想要的肌理。我的画是利用彩陶的元素,参考儿童画的风格,进行探索和研究,这样初步的稿就拓在这大大的画板上。
有了整体构想与每个步骤如何实现的方案,才有目标、方向,接下来就是进行罩染,在画面上染一层透明的漆,这样对后期的画面效果的处理和肌理的塑造比较容易进行。待漆干之后进行打磨,在粗糙的画面上再深入刻画彩陶的造型。我利用古代彩陶的图案刻画在卡纸,参照原图符号的图形特点在画面进行处理,用刻刀将画在纸上的图章刻或剪下来,贴或拓在画板上得到想要的图形,用乳胶、立得粉粘合,再刻画,用笔扫罩染、打磨。选择某些局部的图形进行处理,挤压;将正负空间整合抽离;在保持原有符号图形特点的基础上强化、抽象视觉的冲击力。
在罩染之后,也可以利用水粉颜料或者是油画颜料进行塑造,我是利用之前立德粉的特性,制造出的肌理,再用干拖的方法制造出斑驳的效果,在层次与空间上拉出主次,突出彩陶的肌理纹样,这样画面就基本上达到我预期的效果。 
  
  
五、综合材料的试验与表现
随着现代主义文艺思潮的传播与影响,艺术家们逐渐发现绘画中使用各种材料可以创造崭新的艺术形式和样式。这种手段的运用,从本质上突破了材料处于隶属地位的观念束缚,促进了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观念、形式认识的深化,同时也促使艺术家们对现当代绘画艺术的独特语言进行广泛的探索、大胆的开拓和试验,使绘画艺术构成形式呈现出开放的多元化风貌。平面性浮雕式的壁挂、立体性装置性的软雕塑,标志着现代绘画的艺术语言、开拓性的创造思维和自由的试验性特征与现代、后现代美术思潮相同步、相融合,强调了艺术形式的多样性和多维性,强调了材料和技术的综合性、多重性,反映了隐藏在视觉形态中的时代特征。
在绘画艺术中,无论是传统的平面作品还是带有前卫观念的装置作品,都是将材料作为基本的元素,利用不同的技法来表达观念和思想的。艺术家不是简单地将多种材料进行堆砌,而是利用材料的某一特性,改变其外部特征并赋予新的形式和内涵,使其产生新的视觉效果,给人以美的享受。一定的材料适于一定的造型,如果用材不当,哪怕艺术形象再好,也会觉得别扭。所以,我们只能从实际出发加以选择、利用,发挥材料与特定造型相适应的质地特性和表现力,因材施艺,增强其审美价值。
 
 结语
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代绘画中的传承,传统元素的提炼,不仅仅是符号、纹样的提炼,而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延伸与传承。对待我们民族传统艺术要重在继承和发扬民族精神,民族传统文化的形式和样式要继承,但不是所有的艺术形式都要原封不动地照搬。在处理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的关系上,要有选择性的继承,找到最佳结合点,才能创作出新的具有时代性、历史性的好作品。
 
参考文献
[1]陈新生.《传统艺术与现代设计》.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05 年4月.
[2] 阮荣克《中国美术史》. 辽宁美术出版社.
[3] 《中国艺术与现代性问题》 作者: 马红宾
[4] 程金城 《中国陶瓷美学》 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3
[5]张贺.《冲突中的融合对比中的和谐——传统艺术与现代设计的关系》[A].辽宁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3期.
[6]姜博 谭广超.《传统文化在现代设计中的延伸》[A].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