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门搜索: 中华文化 名师作品 名家评论 名作欣赏 行业新闻
文章详情
 
世博会与《大梦敦煌》的不解之缘
时间:2014-10-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大梦敦煌》全剧结束谢幕时,扮演月牙的演员从升降舞台慢慢升起亮相,100位多外国观众从座位上站起来欢呼、鼓掌,经久不息。

  上海世博会7个月的工作经历,时时让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每一个经典而又难忘的画面。这7个月,让我经历了中国人百万分之一的幸福参与感,有汗水、有泪水,有不被人知的喜悦,也有顽强的坚持病痛和委屈。不管怎样,套用世博人的经典短信,我就知足了:“苦,你是幸福的,累,你是快乐的,要是中国再办一次世博会,10岁的儿童半百了,小白菜们70了,我们已经入土了”。

  世博会甘肃馆,是以丝绸之路文化为主题创作设计的。甘肃馆能使观众长久驻步的展项一是莫高窟45窟复制窟、二是张掖万国博览会壁画、三是小舞台每天表演的4场《丝路花雨》舞剧片段、四是小舞台LED大屏幕滚动播出的舞剧《大梦敦煌》。

  舞剧《大梦敦煌》是继舞剧《丝路花雨》后,甘肃的文艺工作者创作的又一丝绸之路“史诗性”作品。他的主题不同于《丝路花雨》,《丝路花雨》是一部反映莫高窟画工神笔张和爱女英娘的悲情故事。而《大梦敦煌》是描写了一对地位、身份悬殊的青年男女爱情的生死悲欢到最后大将军为阻止莫高和月牙的爱情错杀了自己女儿的大悲剧。《大梦敦煌》与《丝路花雨》都是甘肃艺术舞蹈界30年以来的鸿篇巨制、经典不朽之作。但《大梦敦煌》描写的爱情故事更容易让青年人接受、看懂。舞剧是一种肢体语言技术,要是享受它,一是要有耐性,二是要有偏爱,我就是属于偏爱《大梦敦煌》的一类。

  世博会甘肃馆主办方指定的电视片有两部,一部是反映甘肃省经济社会发展的电视政论片《如意甘肃》、一部是片长20分钟的舞剧《丝路花雨》剪辑片。说实话,这两部电视片都无法吸引观众的眼球,观众根本不看,而且馆内的噪音让观众根本听不见《如意甘肃》说的是啥。舞剧《丝路花雨》又是一部20分钟的剪辑片,剧情不连贯,观众根本看不懂,看到这种情况,我也很着急。于是,凭着对《大梦敦煌》多年的偏爱和在工作上的方便,2010年6月初,利用我回兰州休假的机会,特地给兰州歌舞剧院苏孝林院长打了电话,求他提供一张《大梦敦煌》的DVD光碟。苏孝林院长听完我的陈述后,立即给兰州歌舞剧院的办公室主任打了一个电话,第二天,我如愿拿到了《大梦敦煌》DVD光碟。

  回到上海世博会后,每当我值班,下午4∶00小舞台演出结束后,我就让音响师播放《大梦敦煌》,一直到晚上10:30闭馆。人们相信,丝绸之路作为一个特定的历史概念,多半是渴望而不可知、可见,而在世博会上,丝路文化通过舞剧《大梦敦煌》传播给千万中外观众,其作用和影响难以想象。

  在后几个月的工作中,我遇到几次让我非常感动的情景;第一次是两位30岁左右的少妇,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我猜想她们要不然是大人搞舞蹈的,要不然就是想让孩子学舞蹈。从7∶00开始看《大梦敦煌》,在地板上铺了几张报纸,坐在地上。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看到她们没有走的意思,实在不忍心她们为看《大梦敦煌》付出的痴醉和辛苦,搬来两把折叠椅,还送给她们几瓶矿泉水。她们的如痴如醉同样也感动了我,快下班了,这时,大屏幕上播放到月牙被父亲误杀,瞬

  间变成一个白发老翁,莫高和死去的月牙梦幻般的舞蹈,我看见其中一位女的热泪盈眶。她看懂了,看懂了莫高和月牙凄惨的生死离别的爱情故事,看懂了从唐代丝绸之路便作为一条具有社会生活实景的情感呼应。

  第二次是9月初的一个夜晚,我值夜班。8点来钟的时候,大屏幕前,一对外国夫妇,60多岁,很不讲究地坐在地板上,津津有味地看着LED大屏上播放的《大梦敦煌》。鉴于上次的经验,我赶紧找来椅子,拿出矿泉水,老外老两口也感动地连声用英语说:谢谢!谢谢!9:30,老两口看完了整部剧,指着大屏幕,对我又说又比划,我一句都听不懂。这时,甘肃馆的翻译早回兰州了,我连忙叫来敦煌研究院的解说员,她们来自莫高窟,都会英语,我让姑娘们问老外需要什么帮助?姑娘们用英语和老外交流后,经过翻译才知道,他们问的意思是在上海哪里能买到《大梦敦煌》的光碟。这下可让我犯难了,老外在上海就呆几天,到哪里能买到啊?人总是能情急生智,我联想自己经常在网上看北京的各种大型文艺晚会的视频,包括在网上可以看到《大梦敦煌》。我让姑娘们用英语给老外写了一张纸条,意思是在“百度”或“谷歌”上打上舞剧《大梦敦煌》字样搜索,便能看到,直到10∶00闭馆,老外才意犹未尽地离去。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