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门搜索: 中华文化 名师作品 名家评论 名作欣赏 行业新闻
文章详情
 
尚墨:1985年,我在南疆前线传密电
时间:2016-01-23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文化 点击:
   

标题:1985年,我在南疆前线传密电

主题:讲述人 尚墨 著名书法家 曾为某空军高炮部队译电参谋 

讲述人   尚墨  著名书法家  曾为某空军高炮部队译电参谋 

 

     人生往往是由一次次的选择而组成。以书法闻名的尚墨,竟然以机要译电参谋的身份,到对越自卫还击战前线参战。30年之后,这段参战经历,不仅成为铁马冰河入梦来”的记忆,更成为他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

     元月初,在微信圈里,看到了尚墨的诗《忆1985年镇守宁明前线之岁月》。其中写道:潜身传密电,倾耳听长风。这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联系到他,一问果如诗中所言,1985年,他跟随部队,在广西宁明前线参战8个月,守卫我方机场,为战斗机的起降保驾护航。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越军占领边境线上的许多骑线点,其中有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阴山等山峰。中国边防部队为收复坚守这些山峰,涌现出了一批批英雄战士,他们伴随着《血染的风采》歌曲,闻名全国。至今,猫耳洞这个词,依旧让人们想起曾经的硝烟血火往事。

      今天,就让我们聆听,尚墨当年在南疆前线传密电的往事。


 

春节前9天,八人小组,秘密赶赴前线(小标题)

     

我老家在山东莱芜,能在兰州落地生根,完全是一次次地选择结果。1979年,我高中毕业了,选择了参军入伍。来到了陕西秦岭脚下的某空军部队1981年我参加了/span>部队高考。原本报的油机专业的我,却被划拉到了机要译电专业。1983年毕业后,分到兰州空军某高炮。这时,南疆前线虽然没有大战斗了,但零星战斗不断。尤其在老山、法卡山等山头的争夺依旧非常惨烈。

1985年年,接到命令,我们抽调一个高炮团,前往广西前线参战。就译电专业来说,当时我在兰空部队的成绩是数一数二的,表过兰空参加全军大比武。自然,这次去南疆非我莫属。机要小组有一个老参谋姓许、我军校广西同学 赵恩平 和我组成。里还组成了一个前线指挥,我们机要组也属于指挥部。

就在我们准备过程中,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我们要接北京某部的高炮团要提前撤下来。我们机要小组就提前出发了。老参谋打前站,先走一步,和广州空军部队机要部门的领导接头。我们两人随后和高炮团地监连的一个/span>一起出发了。出发这一天是1985年2月11日,距过年只有9天了。

从兰州站上了火车,我们持有特别通行证,配备手枪、子弹。而地监连的那个不仅有手枪、冲锋枪,还抬着个大箱子,高倍率的潜望镜,这在当时算是很重要的设备。一路上,从兰州到郑州,再转道南宁,在南宁,我们和提前到部队王副参谋长会合了,然后抵达广西宁明县。当时,东线指挥部就设在宁明。到了宁明县城,战争的气氛就扑面而来

嗵,嗵……”不时能听到炮声。王副参谋说,天天都能听到炮声。宁明县城距离前线就很近了。指挥部设在县城边上,似乎是征用的一个农场的地方。而高炮阵地则在距离指挥所18公里的地方。高炮部队归宁明战区指挥,也就是宁明前线指挥部。机要小组自然和部队指挥部一起行动。

因为是接防北京高炮团,虽然有地方,但条件非常差。房子非常简陋,房顶上一层瓦,然后是一层油毛毡,而广西是热带地区,那热的不得了,我们大多是赤背译电。水管都没有埋在地下,打开水龙头冲凉时,水都烫人,不过比在猫耳洞的战士好多了。然而,最大的考验则是战争。

 

 

3人,五把手枪,枕头下,门背后都藏着枪(小标题)

 

     机要小组分到间套房,工作、就寝都在一起,有三张床,两张在里间。为了安全,后窗户全部被封死。我们三人有五把手枪,外间的门背后挂着一把,里间的枕头下着一把。做好了以防万一的准备。

县城的战争气氛就更加浓烈了。不仅不时能听到炮声,而且边防团还经常抓到越南特工。南疆前线地区,地形复杂,经常有越南特工潜伏进来。不过那时的特工,和我们在抗日神剧中看到的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特工,是两个概念。在我们眼里,那些特工和当地人没有啥区别,当地人也许能分辨出来。这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了战争。只有在战争中,人才能真正学会战争,迅速成长起来。

机要组的主要任务是将来往的电译出来,紧急送往指挥部首长或加密送给电台,让他们发出去。看似简单,却是整个部队的耳朵和眼睛。机要小组和部队一号首长享受的同等的安全保卫。就是安排我们工作的房间门口,有两个站岗的战士,如此而已。

刚开始,紧张的不得了。我记得,接到第一个译电任务,手都有些抖。尽管心里说不紧张,但手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部队已经处于临战状态,实行了主辅班制。机要小组,一个人当主班,另外一个为辅班负责校对差错。

实际上,整个部队都紧张,前线观察哨就更紧张了。越南在靠近边界地方机场,我们空军部队的任务是压制越南空军航空兵,为我们夺取制空权。可是,我们又不能主动起飞,只要越南那边机场有动静,我们这边就必须迅速做出反应。高射炮要做好掩护战机起飞的准备。

一天,高炮团指挥部接到敌情,有越南飞机起飞,进入我方;我们译出电文,指挥部立即通知高炮阵地。指挥部到高炮阵地,就是电话通知了。高炮部队闻讯出动,果然,天空中有一大团云彩飞了过来,但没有观察到飞机,难道躲在云层背后,各个阵地上的高射炮,嗵嗵嗵一阵猛打,把云层打散了,发现什么也没有,就是云彩而已。

原来是一场虚惊!后来,我在诗句中写道浮云安有信,击鼓岂无功。

    

有牺牲,有付出,凯旋在国庆前(小标题)

     我们机要人员,不能轻易出门,出门有两个战士跟着负责保卫安全。只去了宁明县城两次,就简单地转了转。我记得宁明的桂圆非常便宜。其余时间,基本上待在营房中。

          天气极热,晚上睡觉,要把电扇塞到蚊帐里。到了早上起来,后背就莫名其妙地一道一道红了。不少人患上了皮肤病。起初,吃基本上全是大米,早上也是米饭,天天吃也不习惯,后来早上有了馒头咸菜。中间还有一次,部队换装,大概是五六月份。我们初到前线,领章帽徽是三点红,帽子上红五星,衣领口上是红领章。后来空军,换成了蓝底黄边的领章。这样就容易区分一点。

      紧急情况不断。我们不时能收到敌情通报,诸如:越南飞机起飞,向我边境逼近等等情况。这种电文,不到一分钟我们就译了出来。然后迅速传递给指挥所

相对于整个战争而言,我们只是这部精密机器上的螺丝钉,在默默地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后来,我看资料才知道,对越作战期间,广西方向13个师,3个独立团等参战,有效遏制了越南空军的空中威胁。

有战争就有牺牲,空军虽然不像陆军步兵那样,蹲在猫耳洞,时时同敌人杀。但牺牲依旧难免,越南特工依仗地形谙熟优势,频繁出没。一天,我听到一个消息,有个战友牺牲了,我不知道是谁。后来,看到通报,才知道那是和我们一起到前线的地监连的战友,也是山东人,是个小老乡。地监连,在前线观察敌情,虽然是潜望镜,但免不了伸头透气。这个小老乡,将头伸出战壕,结果被敌人狙击手顶上了。牺牲时,才19岁。

战争并不是天天有,战斗间隙,我们干着自己的事,我报了一个书法函授班,在床板上临帖练习。19859月,我们忽然接到后撤的命令,原计划我们要轮战一年的。命令虽然很突然,但大家都很高兴。这次我们跟随大部队行动,返回到兰州。到驻地后才知道,部队面临大整编,要改成混成旅,一部分换地空导弹。我们这批参战人员多成为新部队的骨干。

不久前,民政部门让填写当年参战的情况,在我的档案卷中又看到了当年我填写参战表,薄薄的有点发黄的一张纸,题头大概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参战人员登记表。三十年前,我所经历的南疆风云,就浓缩在这张纸中了。


  


 

欢迎大家关注

 


八千年文化网

八千年艺术馆

“八千年”品牌立足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甘肃

手机:15117214288

网址:www.8000n.cn

QQ1517565579

邮箱:1517565579@qq.com

微信:gansuwenhua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