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门搜索: 中华文化 名师作品 名家评论 名作欣赏 行业新闻
文章详情
 
赵麟:迷上秦文化
时间:2015-10-29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文化 点击:
   
 
  《大秦帝国》剧照
  《大秦帝国》剧照
  芈八子与嬴驷的感情纠葛贯穿整剧始终

  “话,千秋功业!叹,斜阳如血!听,剑吼西风!望,霹雳弦惊! 愿,豪杰与共! 任,万里纵横……”一边看剧一边聆听《大秦帝国》之《纵横》那荡气回肠的音乐,不仅让观众感受了艺术的魅力,更从心灵深处体会到了秦人的精神和风骨。很多人不知道,这一首首传递千古幽思情怀的音乐作品,均出于央视马年春晚副总导演、音乐总监赵麟之手。

  《大秦帝国》之《纵横》眼下正在央视热播,似乎带人们再次回到了那段纵横捭阖的峥嵘岁月。《天下秦风》《秦之纵横》等穿插剧中的数首主题音乐,更是连续数日被观众频频提及,“话,千秋功业!叹,斜阳如血!听,剑吼西风!望,霹雳弦惊! 愿,豪杰与共! 任,万里纵横……”一边看剧一边聆听那荡气回肠的音乐,不仅让观众感受了艺术的魅力,更从心灵深处体会到了秦人的精神和风骨。很多人不知道,这一首首传递千古幽思情怀的音乐作品,均出于央视蛇年春晚副总导演、音乐总监赵麟之手。作为一名地道的“老陕”,他也是我国著名作曲家赵季平之子。

  “上阵父子兵”这句话,用在赵季平和赵麟父子身上再贴切不过,同为作曲家,同样在影视剧配乐上做得风生水起,他们还因为一部电视剧,继续着一脉相承的音乐理念——在赵季平为《大秦帝国》之《裂变》作曲之后,赵麟担当起《大秦帝国》之《纵横》的配乐师。源自生命本身的朝气蓬勃,是赵麟看过电视剧后的直观感受。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赵麟说,自己意欲用音乐为这部剧渲染出的,是“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豪情与坚毅。

  独辟蹊径

  交响乐彰显秦的力量和厚重

  此前赵麟的创作,既具浓郁的民族风情,又充满了当代音乐的探索印记。据他说,传统得自于家庭和环境的熏陶,当代来自自己的追求。

  在此前创作的大型音乐作品中《秘境青海》和《雪白的鸽子》里,他既忠实于民间艺术的特点,保持原生态的属性,又以现代理念为古老的民歌注入新的感觉;在舞剧《铁道游击队》中,他的音乐用浓郁的山东地域风情和豪迈的军旅风采谱写出壮丽凝重的抗战画卷,新的艺术元素与传统民族音乐的交融让人感到心灵的一阵阵撞击;舞剧《蒙古·传说》以大草原为地域背景,讲述了一个蒙古族男人的成长历程,穿越时空的音乐让舞蹈叙事极度震撼,而现代与传统艺术语言的交融则令舞台气氛跌宕起伏……

  赵麟的父亲是为《红高粱》《霸王别姬》《水浒传》等影视剧创作配乐的著名作曲家赵季平。虽然与父亲在音乐作曲风格上有着相似之处,但赵麟带给《大秦帝国》之《纵横》的音乐感觉,仍然有着明显的个人风格——细心的观众可以听到,在浑厚而富有张力的音乐中,有西洋乐器交响乐融入。

  赵麟告诉记者,否决掉了古装剧传统配乐中大量民族乐器使用手段,融入了更多西洋交响乐表示方式,他有自己的考虑,“如果这部戏是一部在讲秦国的风土人情、历史风貌的‘纪录片’,我可能会多用一些民乐。但《大秦帝国》之《纵横》是一部史诗性的电视剧。表达这种题材,只有交响乐队、合唱等形式传递出的气势和质感,才最能体现秦时期人们的力量和厚重”。

  而在剧集开播后,赵麟的配乐果然引发观众的热烈好评,赵麟笑言,其实自己这样别出新意的想法,或许源起于大学学的是西方音乐理念和技法。

  感受“大秦”

  “那段历史传递出源自生命本真的力量和朝气”

  出生在西安,成长在西安,赵麟如其父那样,与西北地域文化有着天然的联系。也许正因为骨子里的“秦人情结”,为《大秦帝国》之《纵横》配乐,成为赵麟一度暂别影视剧音乐创作后的再次回归。

  赵麟说,最打动他的还是电视剧的题材和剧本。“这部剧试图通过描述秦国的生存兴衰以展现历史时期中人的精神风貌,让我非常感兴趣。这部戏的剧本也很难得——是一部复杂的电视剧,里面有好几条情节发展的线索,即使是感情线,也夹杂着很多勾心斗角。面对难得的题材和优秀的剧本,再加上与导演丁黑多次合作的默契,这是我决定参与的原因。”

  当真正身为《大秦帝国》的“一分子”,创作音乐的过程,让赵麟更深切体味到了“秦文化”在自己血脉里的涌动,“在完成配乐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仍沉浸在那段历史传递出的源自生命本真的力量和朝气里,久久难忘,甚至恐怕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会迷恋上秦文化。事实上,早在看完电视剧后,我就希望能去更多了解秦国的历史和人物,一方面是工作需要,了解人物性格有利于在配乐时候更好地展现人物特点;另一方面,我也不自然地被这段历史本身所吸引,希望去了解更多。”

  采用最费力方式

  “为了达到最佳效果,我认为非常值得”

  也正因此,赵麟在为这部作品配乐时,尤其“较真”,选择了为影视剧创作音乐时最费劲的一种方式——对着电视剧画面写音乐。这种方式对作曲家要求极高,一般只有给电影做配乐时才会这样,“国内电视剧配乐通常做法是,等到电视剧全部拍摄完成、剪辑好,再交给配乐师,配乐师将剧情分段,把创作好的音乐直接贴上去。而对着画面写音乐的创作方式会使工作量变得非常庞大。一般说,给配乐师的时间也非常有限。”但赵麟认为,为《大秦帝国》花费这样的功夫是值得的,“整部戏从剧本创造到制作完成,水平非常高,所以我选择了最费劲的方式。这种方式可以让音乐与剧情配合得天衣无缝,音乐能更好地辅助剧情的呈现。再加上丁黑的要求比较高,他们也非常专业,大家交流起来很开心也很顺利。能有这样的机会,为这样一部高质量的电视剧创作配乐,为了达到最佳效果,我认为是非常值得的。”

  悲壮、苍凉、雄浑,显示出西北文化的鲜明特征——这是赵麟为《大秦帝国》之《纵横》交上的一份音乐答卷。被不少乐迷高度评价、念念不忘的是,在《大秦帝国》之《纵横》开播前,赵麟曾与赵季平专门联袂打造过一场《大秦帝国》交响音乐会,这也是中国电视剧配乐首次以交响音乐会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采访赵麟时,记者才获悉,原来打造这台音乐会,是赵麟的想法,“在为电视剧创作配乐的时候,我就朝着音乐会的感觉去写,希望能把音乐写得恢弘、大气。配乐完成后,制片方听过非常喜欢。在和制片方交流过程中,我了解到,他们希望进一步推广《大秦帝国》系列电视剧的影响力,以提升电视剧的知名度。我就提议,将《大秦帝国》的配乐,用一种新的手法和形式,做成一台音乐会。制片方很赞同我的想法,就一起合力做成了这件事。”

  看剧说秦

  敢恨敢爱 敢作敢为

  千古风流芈八子

  □郭兴文

  在《大秦帝国》之《纵横》中,金戈铁马的沙场征战、纵横之士的巧舌游说,尽显男儿风采。然而女性在戏中也颇有出彩之处,最出彩的当属风流淫荡的秦宣太后芈八子。在剧中,张仪出场之时,在楚国云梦泽乡的野芈丫头一出场就是和义渠王子骇“蛮伢子”两人野合,痛快淋漓地大行云雨之事,然后才是雪地救张仪,随张仪入秦国进秦宫。芈姓本是楚国贵族大姓,芈丫头入秦宫成为秦惠文王的夫人,生下儿子后,按秦宫妃嫔等级制度依次为王后、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她因被封为“八子”,便称芈八子。她从一个天真烂漫的乡野丫头在秦宫中成长为一位铁腕女政治家。

  这个芈八子在秦惠文王时宫中的地位并不算高,但在秦国历史上却是赫赫有名。因为母凭子贵,芈八子所生的儿子稷后来被立为秦昭王(前325年~前251年),秦昭王在位56年,驾崩时享年75岁,是秦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秦昭王登基后,封生母王妃芈八子为宣太后。《史记》记载,当时秦昭王年少,“宣太后自治,任魏冉为政”。魏冉是芈八子的堂弟,封穰侯把持朝政。

  芈八子在历史上有名不只是因为她生了一个在位时间最长的秦昭王,还与她的风流淫荡有关。秦昭王七年,楚国发兵进攻韩国雍地5个月,韩国不断派使臣到秦国求救。因为昭王即位不久,宣太后又是楚国人,所以不肯发兵救韩国。后来韩国又派使臣尚靳以韩国为秦国东方屏障、唇亡齿寒来说服秦出兵。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宣太后竟当着满朝文武大臣的面,以她与秦惠文王的床笫之事例对韩国使臣说:“妾事先王日,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支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即先王以大腿坐在妾身上,妾就受不了;可先王尽全身趴卧在妾身上,我倒觉得他不重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样我觉得很爽,对我也很有利!身为一国太后,在朝堂上竟大谈夫妻床笫之事,确实让文武大臣和外国使节目瞪口呆。不过她说的也确实有道理,以此举例是为了说明“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耶?”原来她意思是说出兵救韩国,韩国得给秦国一些好处。

  宣太后芈八子与义渠王私通也是史有明载:“宣太后与义渠戎王乱,生二子。”不仅私通淫乱,而且还生了两个儿子。到秦昭王三十五年,她又以与义渠王的私情欺诈邀请老情人义渠戎王到秦国甘泉宫,杀掉了义渠王,再起兵灭掉义渠戎残部,吞并了陇西、北地、上郡大片土地,并在这里修筑长城以拒胡人。尽管宣太后风流淫乱,在她“自治”执政时期,把魏国河东、楚国鄢郢的大片土地,划进了秦国的版图。疆界的扩大,国力的增强,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稳定,奠定了秦国进行统一战争的物质基础。

  芈八子从秦昭王登基(公元前306年)便以太后身份临朝称制长达四十一年。在她垂帘听政的“自治”期间,风流淫荡益发“擅行不顾”,直到范雎入秦数年后,才寻找机会对秦昭王进谏说:“王上畏太后之严,下惑于奸臣之态,居深宫之中,不离阿保之手,终身迷惑,无与昭奸。”认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则是“大者宗庙灭覆,小者身以孤危”。因为挑拨国王亲生母子关系本身就冒着很大风险,况且宣太后又把持着朝政,所以范雎不得不用这样的话来激怒秦昭王。此时的秦昭王已登基四十一年(公元前266年)且年龄已近六旬,才幡然醒悟,大为恐惧,于是亲自主政废掉了生母芈八子的太后封号,并驱逐堂舅穰侯魏冉。被废掉太后封号的芈八子推算此时至少已年近八旬,可是她直到临死风流本性不改,在宫中照旧养着宠爱的面首。将死之时,她平时有一个特别宠爱的面首名叫魏丑夫,便下令“为我葬,必以魏子为殉”。就是要魏丑夫陪葬,到阴间去一起风流快活。这时有一位叫唐芮的大臣问她:“死后有知否?”芈八子回答:死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唐芮劝谏道:“太后神灵,明知死者之无知,为何还要以生前之所爱,陪葬于无知之死人哉?如果要是死者有知,先王为你风流淫荡积怒之时间已经很久了,到了阴间太后想求自保都很难,那还有时间再去私通魏丑夫?”至此太后不得已曰“善,乃止”,以魏丑夫陪葬之事才算作罢。《史记·秦本纪》记载,秦昭王四十二年“十月,宣太后薨,葬芷阳骊山”(即今临潼芷阳秦东陵区)。

  这位芈八子宣太后不仅在历史上以其风流淫荡、精明能干、为秦国开疆拓土传奇故事昭彰史册,而且,就是在她死去两千二百多年后,还引起了学术界一场轩然大波。在秦始皇兵马俑发现十年以后,一位建筑学方面的专家——陈景元先生撰文对兵马俑主人身份发出质疑,他认为秦兵马俑的主人不是秦始皇,而属于这位“芈八子”秦宣太后。尽管陈景元先生列举种种证据,其论点之一就是芈八子怕死后先王找她闹事,才修了兵马俑保护自己的陵墓。考古学家觉得其论点不值得辩驳,但是这场笔墨官司从1984年起直到2008年,断断续续论战了长达二十多年,陈景元先生不仅为兵马俑属主之争写了许多文章,还写成了一本书《秦兵马俑主人究竟是谁》。学术争论从平面媒体最后还上了央视10 套《 探索·发现 》栏目,陈景元与考学家袁仲一两位先生荧屏论辩,由于秦始皇兵马俑世界瞩目,号称“世界第八大奇迹”,所以这场学术论辩再掀波澜,形成了巨大的社会影响。秦宣太后芈八子由此更有名了,更具有传奇色彩!

  观剧有礼

  参与活动

  有机会赢精彩好礼

  43集史诗大剧《大秦帝国》之《纵横》正在央视每晚黄金时段热播,大气磅礴的剧情和演员精准的演绎,让该剧收视率一路走高。为使观众更好参与剧集互动,本报从即日起与片方等单位共同推出“观剧赢大奖”活动。

  在剧集播出期间,凡参与活动的读者,都有机会获得iPad4等豪华大礼。

  参与本次活动的读者,只需要完成以下三个步骤,即可获得抽奖机会:1. 关注新浪微博@大秦帝国之纵横;2. 在电视剧播出时拍摄带“CCTV-1”logo的电视画面;3. 发布带有拍摄画面的照片至新浪微博并@大秦帝国之纵横@CCTV电视剧@曲江新区 @西安晚报。

  主办方最终将于9月30日在新浪微博抽取30名幸运观众,送上ipad4(32G)、秦剑造型U盘(4G)等精美礼物。抽奖结果同时将于9月30日在新浪官方微博“大秦帝国之纵横”上公布,敬请关注。

  今晚看点

  张仪怎么又变立场了?

  

  今晚《大秦帝国》之《纵横》的剧集,基本没有“女人戏”,但关于张仪“出魏再入秦”的戏份,相信会勾起不少观众的观剧好奇心——这位历史上嘴皮子最利索的大纵横家之一,政治立场怎么又变了?

  魏国政权的更迭,让老魏王原本器重的张仪落入“九死一生”的境地,狼狈的他将在今晚逃离魏国,但没想到的是,逃离并不顺利——他在秦魏边境遭遇黑衣人劫杀。正当张仪与黑衣人互搏之时,却又杀出一伙山贼将张仪救下,究竟这群“好心山贼”是谁?他们是真的出于“路见不平”才解救张仪的吗?张仪会不会料到自己“才出虎穴又入狼口”?

  而另一边,虽然张仪已不是秦国相国,但一直关心张仪安危的嬴驷也发动军事力量,前往“解救张仪”。张仪在经历了数股力量好一番惊心动魄的“追杀争夺”后,终于被成功解救。又是什么事情的发生,让他再一次“改变立场”,从魏国之相,再度成为秦国之相?在张仪第一次为“秦相”时,曾有很多秦人并不买他的账,这一次,张仪会不会让众人心服口服?

  对于秦国或公或私的敌视和仇恨,让一些国家希望展开联盟,共同伐秦——在今晚播出的第16集中,义渠入魏,两国就很快商议共同伐秦。在商定此事后,魏嗣特来看望病重的“军师”惠施,惠施谏言魏嗣,魏嗣却觉得“逆耳”,压根听不进去他的一番忠言。与此同时,嬴驷铺张宴请齐国使臣,席上张仪告诉齐使,魏国守军东调,西境无守军,需要小心提防魏国。两国会做出怎样的计划“对付”魏国?今晚的《大秦帝国》之《纵横》将一一播出。

  《大秦帝国》之《纵横》第17、18集,将于今晚央视一套8:05播出(以央视实际播出时间为准)。

  本组稿件除署名外由记者孙欢 实习生曹冀男采写

  图/剧组提供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