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门搜索: 中华文化 名师作品 名家评论 名作欣赏 行业新闻
文章详情
 
著名画家莫建成:自然传幽深神生意象外
时间:2017-09-07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文化 点击:
   

寒月惊梦

秋趣

轻展霜翎千万里风神潇洒占高秋

对工笔花鸟画,莫建成有他自己的认识:中国自古就崇尚“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花鸟画所昭示的对生态意识的人文关怀和对生命的讴歌,对生命力的描摹,以及引申出的和平意识、自然意识、回归意识,无不与时代背景和人们的心理情愫相一致,因此,可以说花鸟画艺术无论从传承还是就发展的角度而言,都具有深厚的背景和基础。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符号,仙鹤和荷花成了莫建成工笔画作品中最重要的两个系列,这两个系列贯穿了他的整个创作历程,并且不断地变化着表现手法和审美意识,同时也标志着他工笔绘画艺术的最高成就。他的新时期作品荷花长卷《莲界清丽无瑕图》是他荷花系列的代表作,画作通过荷花讴歌了大自然神奇的生命力,同时体现了他对于高洁、清丽、淡雅等道德品格的追求。

对于荷花这个题材,莫建成从心悟到笔悟,对画荷花的心得是他创作经历中最具代表性的内心活动。他在长卷《莲界清丽无瑕图》卷末中这样写出自己的艺术感悟:“余观荷,晨昏各异,气象万千。晨曦雾绕,荷若隐于纱帐之中,尽散冷香逸韵,清风徐来,菡萏起舞,碧叶翻折,偃仰顾盼,身姿袅娜;正午则叶绿如碧,花红妖娆,少女盛装,亭亭玉立;晚霞蒸蔚,辉映醉倦美容,不失落落芙蕖。人生如岁月晨昏,草木枯荣,然则不失气度,永葆风范,此荷给吾之启示也。余喜读经典,心诵诗韵,静观默察荷之清雅高洁,形态变化,三易其稿,丹青泼洒,笔墨烘染,尽其精微,欲写荷之不染尘俗之气质,更寓心志之所寄,成此图,穷达佛性,境追佛国,怀圣洁之情,抒高洁之志,于心无愧也。”

仙鹤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吉祥、忠贞、长寿的象征,在他的《双鹤系列》作品中,同样也是托物言志,在笔墨描绘的自然物象身上寄托着自我情怀和对美的认识。

莫建成认为,要想在中国花鸟画,特别是工笔画上有所收获,无非是要做到“伸出两只手”:一只手伸向传统,在对传统绘画的欣赏、分析中研习前人的绘画技巧,保持中华民族伟大文化的传承;另一只手伸向自然,通过繁杂的绘画技巧,将作者的思想融入画中,更要结合当前的社会背景,让绘画这种源于自然的艺术形式,反映出深邃的意境,真正地表达自然、回归自然。他的很多画作揭示出人类与自然相互依存、相依为命的内在联系,那就是宇宙和谐是自然界一切生命所共同渴望的归宿。面对自然环境不断恶化,黄土高原上的植被不断减少,渭河河滩上的水草丛里鸟去巢空,他记忆中美好的景象已经消失的风景,这些让热爱自然的莫建成内心充满了忧患。

在莫建成多年的雉类系列创作中,他的同情怜悯之心油然而生,感叹生态破坏,愤懑人心不古,往往有感而发,笔墨不能自已。因此,“关照自然”“走进自然”“为山禽传神,为野卉写照”一直是他创作的使命和动力。他的作品《寒月惊梦》,画面中描绘西部冬季的夜晚,寂静又寒冷,明亮的月光在树杈间晃动惊醒了熟睡的雉鸡,使三只雉鸡以为身处危险,惊恐地顾盼四周。这种生活在黄土高原的野生禽鸟,在面对自然界天敌的生态中顽强地繁衍生息,可到了生态严重恶化的今天,这些无处躲藏的精灵,却被大肆猎杀贩卖,成为人们盘中的美味。莫建成把这种对生态恶化的忧思付诸丹青,将全景式入画方式创造性地用在工笔花鸟画上,抛开传统的折枝技法,在技法上有了新的突破,被画界广泛认可,成为中国工笔花鸟画的经典之作。

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教授郭怡孮在关于花鸟画的意境教学中,曾经把《寒月惊梦》作为范画。他认为此幅作品不但具有典范性的工笔花鸟画的形式美感,而且具有古典主义的审美意境,格调高雅,境界悠远,凝聚了当代工笔花鸟画的审美精神,具有中国诗词般的节奏感和韵律美。

在他的另一幅代表作《幽居图》中,怪石嶙峋的山涧一角,虽然寒意未去,但是几束倔强的红果预示着春天的来临,鸟儿们没有丝毫的倦怠和萎靡,精神抖擞地站立在寒冷里。这是一种沐浴寒冷向往阳光的精神向征,蕴意深刻,颇有画外之意。无论是图式语言、造型理念、意境营造,还是设色用墨,勾勒晕染,画作都凝聚了自己的艺术特点。画作构思运用了拟人化的手法,用绘画的形式表达出小山雀对生存环境的担忧,也表现出画家对大自然的强烈关注。

莫建成的画,除了对自然环境的忧患意识外,还有一种善良的人文情怀,从悲天悯人到感物伤怀,从对一花一草的热爱,到对历史的感慨,无所不有。他的作品《幽薇怀古》,有感于首阳山上伯夷叔齐耻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的典故。画面以西北特有的一种野生植物——首阳山盛产的蕨菜(薇科植物)和青石为主,烘托了一种寂静的环境。回望那段往事,谈起这幅画的创作,莫建成感慨道:悠悠岁月已经过了两千多年,回首往事,先贤可知今否?忽然一只落在冢边石头上小鸟的鸣叫,唤醒了凭吊者的沉思,就是这只具有灵性的山雀,回首凝视竟成就了这幅画作的点睛之笔。

莫建成在《艺术笔记》中写道:“从某种意义上,我是一位更崇尚和接近古典主义的工笔花鸟画家,在以往的创作中,首先谨慎地取舍了传统的折枝范式,在把握将具体的时空概念引入画面的同时,通过加强饱满构图的形式张力,强调具有典型地域特征的时空扭转,使地域特征——西部的审美意向通过花鸟画这一独特的语言得到了强有力的表现。”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