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甘肃日报》创刊70周年:难忘食堂饭菜香
时间:2019-09-06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 点击:
   

【甘报故事 《甘肃日报》创刊70周年征文】

难忘食堂饭菜香

  于清潍

  “李师傅,来碗臊子面!”“冯师傅,来个香酥饼!”“辛师傅,来碗大烩菜!”每到开饭时,甘肃日报社职工食堂里,就会听到这种繁忙的叫喊声。下班后,职工们争先恐后地拥进食堂,自觉排成“一”字队形,依次排队打饭。炊事员们站在取饭窗口,一面招呼大家,一面忙着收饭票,端饭菜,脸上冒出来的汗珠都顾不上擦一把。这种繁忙热闹的场面,从《甘肃日报》创刊初期始,一直延续了几十年。每当报社职工回忆报社发展历程时,总是夸赞当年报社的职工食堂为职工生活解决了大问题。

  办好职工食堂,对于未结婚成家的青年职工来说尤为重要,我自己就有深刻的体会。记得1967年12月底,我刚跨进报社大门时,就急切地询问接待我的马天云同志:“报社有没有职工食堂?”她笑着说:“有,而且办得很好,在省直机关里还是很出名的。”接着她领我到食堂就餐。我向辛炳南老师傅要了一碗大烩菜,一条红烧青海湟鱼,两个馒头,一共花了两角钱,非常便宜,味道也很可口。报社食堂办得好,价廉物美,我真的信服了。几年以后,我结婚成家了,有时在家里做着吃。但因工作忙,爱人又在外单位上班,工作也忙,没有时间做饭,仍然经常在食堂里就餐。像我这种情况在食堂就餐的人为数还不少,我粗略算了一下,当时报社三百多人,大约有近两百人是食堂的常客,特别是没有结婚的单身职工,就连星期天也是以食堂为家。如果不办食堂,当时社会上的饭馆又很少,单身职工的吃饭问题就成了大问题。

  办好报社食堂,也为上夜班的职工解决了“吃夜餐难”的问题。报社的出版部是常年上夜班的部门,围绕着夜班出报,还有校对科和印刷厂,每天报社大约有三四十人上夜班。上世纪70年代,我也曾经上过五年夜班,凡是上过夜班的人,大都有这样的感受体会,晚上时间长,工作量大,十分熬人。有时等新华社的通稿,常常熬到天亮了还没有下班。上夜班的最大愿望就是晚上吃上一顿可口的夜餐,白天睡个好觉,这样才能保持旺盛的精力办报。为此,报社的领导专门安排食堂的炊事员也上夜班,每晚一人,四个技术高的老师傅辛炳南、李济良、王永夫、冯得贵轮换上夜班,半月轮换一次。为了保证晚上按时开饭,上夜班的师傅在下午四点钟还要到报社提前做好夜餐的准备工作,把菜拣好、洗好、切好,如果吃炒面片,白天还要提前把面和好醒着,晚上就餐人员一到,一刻钟以内就能吃上可口的炒面片。上述四位老师傅可谓是做饭的高手,每人都有拿手的绝活,每当轮到上夜班时,他们尽量把自己的绝活拿出来,变着法儿调剂花样品种,让大家吃得可口,吃得舒服,有时蒸馒头炒菜,有时饺子或面条,特别是蒜薹炒面片更是职工爱吃的特色面食,天天吃都不嫌腻。

  要想做出好饭菜,关键要有充足的粮油肉菜等食料。可是,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岁月里,物资供应匮乏,粮油肉凭票供应,每人每月凭票供应半斤油半斤肉,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把食堂办好,确实难如上青天。报社领导和食堂师傅们想了很多办法,克服种种困难,千方百计把食堂办好,第一,每年从报社经营收入中拿出一部分资金,以集体福利的形式补贴到食堂里。第二,在礼县创办了一百多亩地的农场,职工轮流去劳动,每年农场收获的粮食、苹果、猪肉除分给职工一部分外,还拿出一部分补贴到食堂里。第三,发动全省各地记者站为报社组织一些副食品。上世纪70年代初我驻张掖记者站时,就帮助报社食堂从山丹军马场平价购买了几万斤菜籽油和牛羊猪肉。1979年、1980年我驻陇南记者站时,帮助报社平价购买了一卡车猪肉和一卡车橘子。当时,定西、临夏、武威记者站的同志也为食堂帮了不少忙,平价买了几卡车土豆和大白菜。第四,加强食堂内部管理,堵住各个环节上的“跑漏冒”。由于采取了以上措施,当时虽然物资供应匮乏,但食堂依然办得很好,解决了职工的后顾之忧,得到了职工的拥护和赞许。

  每当职工们回忆起当年红红火火的职工食堂时,总是以怀念和夸赞的心情,高度评价曾为食堂付出辛勤劳动的各位师傅和生活科长高裕厚同志。现在,虽然他们早已离我们而去,但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和热情的服务态度,却永远留在我们记忆中。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