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甘肃日报》创刊70周年征文】良师和益友
时间:2019-09-06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 点击:
   

【甘报故事《甘肃日报》创刊70周年征文】

良师和益友

  田治江

  我从事过八年的基层新闻工作,自然对《甘肃日报》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回想起来,只能用良师和益友来概括。因为通过它,让我不但学会如何写新闻稿件,也认识了一大批记者和编辑,在他们的身上,让我学到了许多做人和做事的道理,他们是我人生的标杆和榜样。

  我是1995年6月调到县委报道组的,尽管在这之前也读《甘肃日报》,但是当我的工作岗位突然调整之后,由一名业余爱好者变成了一名基层的通讯员,对甘报的感情就不一样了,更何况对一个县上的通讯员来说,稿件能上甘报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因为它面对全省,在如此众多的新闻稿件中,都是优中选优,而且甘报还有自己的记者队伍,并且在市一级都设了记者站。作为通讯员,写稿和发稿都很不容易。

  因而每一天的甘报都是我们从事新闻报道的人员认真学习的教材和样本。从它所刊登的新闻稿件到副刊稿件,都是我必读必学的固定课程。对这样一份报纸除了心存敬畏之外,更多的还是一种神秘和神圣。当然,也有一些好奇,不知道报社里都是怎样一群人,他们又是如何把一篇篇稿件变成了一张漂亮的报纸。

  记得我第一次到甘肃日报社,是1995年后季,由于县上要办一个专版,在文字稿件都审定之后,需要我把照片带上去,然后在印刷前再进行一次校对。我到了报社已是下午三时左右,而且那一天正是个星期日,我找到我每天投递稿件都要填写的白银路47号,然后在它的招待所住了下来。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我就赶忙赶到办公室,把所带的照片交给报社,然后把已经排好版的清样带回我住的招待所,进行了认真的校对,并按时交还清样。第三天早上,我带着印好的500份报纸,赶到车站,再坐班车往回赶。那时从兰州发往庆阳的班车,必须在平凉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才能回到庆阳。我提着500份报纸上车下车,并不轻松,但心里却是愉快的。尽管这次到甘报社来,没有和心目中的编辑见上面,但我知道了报社是个什么样子。

  后来,有一段时间,甘报对基层的稿件用得很少,为此我还专门给报社的总编写过一封信,提了一些建议和意见,诉说了基层通讯员的种种不容易。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后来单位领导去甘报社,回来后对我说,我写的那封信,报社的领导还非常重视,专门做了批示,在报社各个部门间进行了传阅。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也让我从中看到了省报对我们基层通讯员的重视和支持。

  我接触的第一位甘报记者是迭目江腾。记得我写了一篇关于开展文化科技“三下乡”方面的稿件投到了报社,他认为我没有写好,为此,他专门到我所在的县来采访。他到县城之后,就打电话到县委报道组找我,说他到车站了,不知道县委报道组在什么地方。我在电话里告诉他,让他在那等着,我去接他。安排他住下后,第二天正好有一个全县的“三下乡”活动在桐川乡,我陪着他一起去了“三下乡”的现场,在陪他采访的过程中,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比如采访这样的活动,我平时也只是以消息的形式进行客观报道,而他则采用了现场新闻的方式,使新闻不但充实起来,也显得更加厚重和有分量。

  乡下的集大概在中午十二时左右才开始,到了下午三时左右集也就散了,县上来搞活动的部门也都收拾东西,结束了今天的活动。他却在乡上找了间房子,认真地写起稿件来,直到把所有的稿件写好,改好抄好,并用乡上的传真机发往报社,我们才离开回到县城,第二天他就赶回了报社。

  后来,他从报社来到当时的庆阳地区当起了驻站记者,我们打交道的机会也就更多了,他也时常到县上来采访,我也积极配合他完成了许多新闻采访任务。两年之后,他调回报社,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成了《中国青年报》驻甘肃记者站的记者,他采写的一系列反映甘肃变化的稿件也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每一篇稿件我都认真地拜读,从中寻找他采访切入的角度以及写稿的许多技巧,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后来,我又认识了许多记者,他们时常下来采访,我也多次陪着他们一起采访过,从中学到了许多采访技巧和方法。

  尽管现在我不搞新闻了,但每天仍然会阅读甘报,先是在网上读它的电子版,然后等纸质报纸来了之后,也会有重点地选读一些文章。如今除了它的新闻外,我还喜欢读它的副刊,“百花”副刊也多次刊发过我的文学作品,其中一些文学作品刊发后,得到了许多文学爱好者的好评和肯定,对我既是鼓励,又是鞭策。如今它仍然是我的良师益友。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