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时间:2019-09-30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 点击: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成忠臣

我自小就对中国画文化一往情深。我在长期的艺术实践探索中,一直以传统为宗,几十年不断探索徐渭,陈洪绶,八大,石涛,黄慎,任伯年诸家诸法,在这些基础上求变化,求发展。我的作品在视觉构成上以线和色彩为核心,不论线还是色彩,都是传统意义上的“东方状态”。我们知道中国画由于传统的程式,既变的笔墨法度,在中国艺术发展史上漫长历程中编织起来的审美空间密度太大了,大到一个画家想有一点一画是自己的也都是一个奢侈的梦想,要想在艺术上留下自己的足迹是难于上青天。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中国画的审美内涵是由不同的审美空间来作为支撑,尤其是既定的审美空间密度过大的情况下,更加是必要的。我与许多传统画家一样,也是受芥子园画谱,三希堂画宝的启蒙,这些画谱自清代诞生以来,直到今天一直是一套难以超越的范本,它影响了几代人,具有划时代的开创性意义。许多大家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都受其影响,但这些画谱因时代的局限性,只能以木刻木行世,不能体现出中国画的笔墨韵味。这些画谱因是木刻本,由于墨和色的缺失,使很多学习使用范本者在临摹学习时,因为没有好的笔墨功夫和理解能力,而无法表现体现出传统中国画的枯涩浓淡的笔墨韵味,而将作品画出生硬死板,毫无生机活力。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我在师法前人的基础上,特别是任伯年墨法上,用这些好的笔墨去再现这些画谱的本来面貌,去扩展和更加有效的延伸这些画谱的中国水墨艺术的文化含量。我用传统笔墨去再现出的这些作品,不单纯是在其造型,设色,笔墨等外观上,而是通过作品流露出文人性绘画传统和生活化审美倾向的融汇和组合。我是在前人笔墨技巧上把各种点线的交织组合起来,产生出一种特殊的韵律和美感,我利用到再现这些木刻画谱中。在用墨上,焕发恪道古法,以淡雅为宗,洁净含蓄在用色上,艳而不俗,丽而不挑,用色高古,绝不存在艳俗之病。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我是以一个当代人的一种责任感和良知,用掌握的前代大家笔墨基础去再现这些木刻画谱的本来面目,进行笔墨语言的换装工作。多少懂得画知识的人都清楚这是难度极大的挑战。但世界之大,什么鸟都有,这些画谱对于多少学过画的人来讲,都眼熟,他们不从更深意义上去领会,去体味,而是贬你临摹,从最初的吐槽,到断章取义的论断攻击甚至是无趣的乱黑。这都不奇怪,因为我什么水平很清楚,不客气的讲,我的笔墨功力在当今画坛任何一个画画的都只能望其项背,有不服者,骡子也好,马也好,可以拉出来溜溜。

有人贬我的画临摹,但我的临摹是有创造性的

 

成忠臣: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在人格及道德没落的中国艺术界,保持了正直的文人气节。以一己之力挑战邪恶,拉开了作品会说话的序幕,其作品被文化界大佬吴冠中、史树青誉为最具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