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时间:2019-10-09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 点击:
   

书法已经是高度形式化的艺术,“形体、色彩、质地,自然界可视形象中一切可能舍弃的,都被舍弃了”,只用线条(以及与线条有关的一切)来表现人类的内心生活。

形式化是一个可以无限延续的过程,人们总可能站在更概括、更抽象,因而更高一阶的层次上来审察已有的全部现象。

传统的书法观念凝聚在“字”这一层次,在我们看来,它不过是书法整个形式化体系中的一个中间层次,如果我们能够真正上升一个层次来审察书法——只要一个层次,便可能甩掉许多对我们纠缠不已的陈腐观念。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邱振中 李白诗 白胡桃 巫山枕障 纸本水墨 138×68cm

例如,我们不把书法作品看作由汉字组成,而是看作由在时间中展开的线条所分割的、充满感情色彩的空间所组成,我们立刻便会有许多新的发现。

传统书法理论更重视线条本身,因此关于笔法的理论连篇累牍,而关于章法的论述微乎其微,至于结体,理论强调的都是某一类“字”的模式,仅仅对强化书法艺术中的模式化有好处。

当然,写“字”时也不可能不照顾到字内有关的空白,有时也会注意到字间和行间的空白,但这些都从属于字的塑造,更多的时候,这些空间都被动地形成,而不是被创造出来的。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邱振中 纳兰性德 · 鹧鸪天 纸本水墨 70×56.5cm

我们把感受基础由“字”转换为二维空间群,目的便在于改变这种情况,在于把对部分空间的被动关注变为对一切空间的积极感受,从而发掘出一切空间的表现潜力。

空间观念的转换,对字内空间、行间空间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

首先是要求作品中所有的空间都同样富有表现力,换句话说,要求字间空间、行间空间具有不下于内部空间的生动的构成。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邱振中 山海经 · 前传 纸本水墨 45×68cm

当然,这里也包含着对内部空间的新的要求。由于对字和线的偏重,有相当一部分字形、线条都很生动的作品,内部空间却十分平淡,缺乏表现力,它们的面积、形状缺乏变化和对比;另外有一类作品,字写得还不坏,但显得十分拘束,这大多是由于内部空间封闭,同时缺乏对比所致。——这些,都是不深入二维空间内部则不容易发现的症结。

生动的、富有表现力的众多空间的统一,是更高一层的要求。

让我们设想纸幅中有一圆形,圆形的内部空间和外部空间互补,它们能达到较好的统一。当我们用线条将圆的内部空间加以分割后,被分割的空间与外部空间情调明显不同,感觉深入空间内部,则很容易发现它们之间的失调。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邱振中 纪念碑 纸本水墨 250×503cm

调整的方法有两个:一是改变圆的轮廓,使外部的互补空间也获得一部分分割空间的性质;二是把圆切开,去掉一部分轮廓线,使外部空间与一部分被切割空间融合在一起,使它们都获得彼此的一些特点,从而达到统一。

书法作品中内、外部空间的统一与此十分相似。仅注意字结构与内部空间的作品,空间关系相当于,结构内部空间是统一的,但与外部空间几乎是绝不相同的两种情调,这是为数不少的古典作品的空间模型;要在新的基础上求得统一,只有设法使外部空间也取得内部空间的性质,或设法使二者相互流动。注意调整单字边廓的作品相当于,注意避免内部空间封闭性的作品。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邱振中 南无阿弥陀佛 纸本水墨 68×68cm

让我们简单回顾书法史上空间构成的变化。

早期文字中,由于汉字分立的观念还不强固,一个字的各个部分尚未组合成一个坚固的整体,因此直到汉代简书,不少字迹字间空间和字内空间也常常保持极为相近的情调。

随着书写水平的提高,人们控制“字”的能力越来越强,以至能用各种不同的字结构来表现相当丰富的内涵,然而对“字”本身的关切,使人们相对地忽视了“字”以外的地域,字间空间和行间空间的构成远不如字内空间和字结构本身变化丰富,自然缺乏应有的表现力。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王羲之 行书 何如帖

不用说王羲之《何如帖》等行书作品,就是外部空间较有变化的《初月帖》,也未能尽如人意。

黄庭坚的某些行书作品由于笔画的穿插,造成了比较有变化的行间空间,但这些空间仍然是字结构的附庸,有的比较生动,有的却了无情趣。这还是一些只能当作“字”,而不能当作空间来感受的作品。

到明代后期,人们大概已经在下意识中强烈地感到“字”作为整体模式而带来的约束,像徐渭等人,便用缩小字距、行距的方法来破坏字结构的独立性,来控制前人所一直不能充分把握的外部空间。这与黄庭坚相比,无疑是一种远为深刻的追求。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徐渭 行书 鱼雁馆帖札

明代草书空间观念真正的进步,反映在王铎的作品中。他的作品每一行侧廓的强烈变化、单字的多种承应方式对字间空间的影响,使外部空间节奏与内部空间节奏、线条运动节奏都达到了较好的统一。这正是王铎能作为明代书法的代表性艺术家,并对现代书法产生重大影响的原因。

过去,每当我们面对传统时,总是同时面对这样的困难:不曾深入传统,则根本无法从传统中汲取;过于深刻地陷入传统,却又会使我们失去自己,用古人的眼光来看待一切,此外也容易使人感到,古人做得那样完美,我们已无事可干。

新的空间观念为我们认识、评价线结构的创造性提供了新的参照系。这个参照系使我们认识到,路并没有走完。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王铎 行书 怀友柬五言诗

许多表面上看来与古典作品颇有距离的现代作品,其中大部分空间仍然是被动的产物,作者始终没想过要去训练对所有空间的敏感性和把握能力。这些作品,或者是注意线条而空间失之于平淡单调,或者是仅仅追求字形奇特而大部分空间仍然缺乏表现力——从空间关系上来说,都不曾逃离古典作品的势力范围。

在这样的作品面前,如果我们把所有细节(一切空间与线条)都纳入感觉的范围,无法获得良好的整体感;要恢复感觉中的统一,只有把感觉退回到字里,退回到单字内部空间——于是,我们又回到习惯的感受方式。这种退缩对现代人来说是很不愉快的,况且原有的平衡(古典式的内部空间平衡)已被破坏,因此这类作品反而容易使人产生“不如归去”之感。

观点:艺术发展到今天,不必非要与美有关

 

邱振中 山海经 · 前传 纸本水墨 45×68cm

与此有关,某些敏感的现代画家一接触书法,便失去他们对一切空间的敏锐感觉,而陷入一种字结构模式中。这很可能是由于对书法的空间本质缺乏深刻的了解,在陌生的空间前的退缩——从广阔的空间退缩到单字内部空间。

按理来说,他们最容易避免线结构模式所带来的影响,他们也应该把对空间的敏锐感受带给现代书法,而不是相反;至于书法能给予他们的,则是线的质感、运动的变化,时间对空间运动的暗示和诱导,以及书法作品(特别是早期文字与狂草)极为丰富的空间情调。新的空间观念或许对他们有所助益。 文 / 邱振中

(版权属作者)

邱振中(1947— ),江西南昌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西泠印社社员,中国美术馆书法艺术委员会委员等。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