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时间:2020-03-22 来源:未知 作者:八千年 点击: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中国传统绘画是个系统,是以言志缘情为核心的意象的系统,不论是放逸无羁的水墨写意,还是工整严谨的工笔,那种超越现实为意所用,情满于山,境由心造的本质性特征当是一样的。水墨写意可表文人道家之意,金碧青绿何尝不是皇家富贵之象。梅兰竹菊是文人品格,“芙蓉锦鸡”则是“五德”象征。故工笔写意看似两家,实则一家,都属中国意象艺术的体系。意象造型属于画家个人主观之情之意的再造,是主观对客观的融铸。个人的观念情感不同,所造之意象当然不同。故意象的系统是创造的系统。而今天工笔画这种以写实为目的的大趋势,却是20世纪以来抛弃民族传统直接引入以再现为基本特征的西方美术教育体系建构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必然结果!亦如西式美术教育的先行者徐悲鸿把意大利画家郎士宁的工笔画捧到中国古代经典至高无上一样。但这些年,随着工笔画的势头愈来愈旺,工笔画的问题也愈来愈突出。工笔画如何回归中国美术的本质传统愈来愈成为工笔画家们重点思考与实践的中心议题。一个工笔画的新思潮正在出现。莫晓松的工笔画就是这股工笔画新思潮中的一个代表。

莫晓松工笔画一个直接印象就是他有意在回避形色上与现实粘贴得太近。他的不少作品是直接以水墨为之的。王维山水诀中有“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之说。水墨一直以传递中国哲学理念而成为中国绘画精神的象征,也是文人画的代表样式。而工笔水墨除了因文人画兴在元代有一从宋式的院体严谨工整向明式文人水墨写意的短暂过渡外,在美术史上是较少的。画家们还是习惯于工笔设色,有时还是工笔重彩。晓松别出心裁,其近期作品多以水墨为之。而工笔出以水墨,就打破了工笔设色或工笔重彩的局限,打破了从形色上贴近现实的工笔套路而给自己开拓一个与流行工笔画基本样式保持距离的创造的天地。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晓松水墨工笔一个直接好处,是比较亲和融洽地引入意笔的笔法。在晓松的许多作品中,大有小写意的用笔与较松动的工笔画用笔相结合的意味。在晓松的工笔作品中,他的用笔朝意笔方向发展,用笔松动、毛涩,顿断,且有虚实浓淡燥润之变,故工致之中不乏写意笔趣。有时为了强化这种写意笔趣,他甚至还使用生纸、麻纸,这种吸水性强,纸面糙涩的写意用纸的使用,使晓松的工笔画用笔在习常工笔画用笔所具有的严谨、工致、规范之中增加和强化了写意用笔的灵动与随意,增加了书法用笔的意趣。在他的另一些水墨工笔之中,他更直接地用小写意笔法在画中处理老树树干和石头,那些顿挫有力重拙厚实的笔线,一方面呈现出写意用笔的自然之趣,另一面却又能与本来已有的写意意味的工笔画用笔相协调。晓松水墨工笔的另一大好处,是可把水墨写意“笔墨”中的墨法直接运用于其工笔画中。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晓松工笔画对墨法的运用上,可直接泼墨于画面中较大的幅面,如《塘雨无声》;亦可局部的积墨、破墨于石头、荷花或花卉背景之中。由于墨法的自然灵动,更给晓松工笔画中已有的写意倾向增添了更多的自然与灵动。当然,这又使晓松的工笔画创作脱离了上述工笔画流行倾向中过多地粘着于现实,而回归中国画超越现实因心造境以情造景的意象本质。(林木)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艺术简介

莫晓松,1964年生于甘肃陇西,1986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现为北京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画学会理事,北京美协理事,热带雨林艺术研究院常务理事,北京党外高级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北京高级职称评审委员,全国美展评委。

因心造境 以情造景——北京画院副院长莫晓松的水墨工笔画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