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王森:中医的胜利!——我的中西医药观(之一)
时间:2020-02-03 来源:在下王森 请多关照 作者:八千年 点击:
   

中医的胜利!——我的中西医药观(之一)
王森

 一、说在前面

 

开宗明义,必须强调一下,我对中西医都没有任何偏见!本文所讲讲中西医,必须是称职以上的中西医,一切庸医和打着医生幌子的骗子除外;本文所讲中西药,必须是合格药品以上的中西药,假冒伪劣药品和一切养生保健品除外!

 

言归正传,我想为中医说几句话,说几句真心话,说几句大实话,也就是我的马克思主义中医观。需要声明的是,本文为学术论文,欢迎广大有识之士交流探讨切磋争鸣质疑反驳,有一说一;拒绝一切不法之徒揪辫子扣帽子打棍子和搅场子,上纲上线!

 
 
 
 

 

二、必然的胜利

 

有些胜利纯属偶然;

 

有些胜利却是必然!

 

中医的胜利,就是必然中的必然!

 

我的切身经历完全可以证明!

 

首先,我们谈谈必然性。

 

2019年10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权威发布。需要特别强调一下,这是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名义发布的第一个有关中医药方面的文件。

 

《意见》指出:中医药学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为中华民族繁衍生息作出了巨大贡献,对世界文明进步产生了积极影响。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医药工作,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中医药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中医药改革发展取得显著成绩。

 

《意见》强调:传承创新发展中医药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内容,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事,对于坚持中西医并重、打造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的中国特色卫生健康发展模式,发挥中医药原创优势、推动我国生命科学实现创新突破,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促进文明互鉴和民心相通、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要意义。

 

2019年10月25日,中国中医药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以国务院名义召开的全国中医药大会。

 

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中医药迎来大好时机,将开启传承创新发展的新征程。

 

毫无疑问,《意见》的发布和中医药大会的召开,让那些曾经叫嚣取缔中医的噪音该歇一歇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杂音会立马消失,相反,有些人会气急败坏,疯狂反扑,最近网上这样的文章很多很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搜搜看!

 
 
 
 

 

其次,我们谈谈偶然性。

 

几个月前,我的健康状况一度告急。

 

其实我很清楚,由于长期伏案从事文字工作,经常是五加二、白加黑连轴转,导致身体严重透支,于是各种病痛如群魔乱舞,恣肆疯狂,我感到全身疼痛,四肢乏力,心情郁闷,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很显然,我对自己的不以为然,引起了我五脏六腑,甚至是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对我的不以为然!结果正好应对了那句名言: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可是,我的身体一开始的反抗是无声的,也是默默的。所以自己对这一切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依然带病运行,依然长期带病坚持工作,直到一次要命的牙疼,让我对自己身体的呐喊不再置若罔闻。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时要人命!

 

我终于不得不走上寻医问药之路。

 

像所有患者一样,我也没有逃出“有病乱投医”这样的窠臼。

 

这是我平生最最厉害的一次牙疼。可是,十七种中药西药几乎全军覆没,西药毫无疗效,中药只能止痛。后来得出的结论是,那些药全部不对症,没有任何一种药能够解决我迫在眉睫、刻不容缓的病痛难题。

 

 
 
 
 

 

再次、我们来谈谈选择。

 

西医快,中医慢;西医花钱多,中医花钱少;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西药副作用大,中药副作用小!西医住院能报销,中医诊所报不了!等等等等!

 

我的抉择如此艰难: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站在赤道中间的孩子:身前北极,身后南极!

 

我迷路了,不是因为找不到北,而是究竟应该向南还是向北?

 

中医还是西医?

 

Tobeornottobe?

 

从中医的理论来讲,牙疼的原因可以分成好多种,常见的有牙龈肿痛、神经性牙疼、蛀牙疼和肾虚引起的牙痛等。

 

很显然,中医是不拔牙的,不但不拔牙,有时候甚至不治牙,而是声东击西,围魏救赵,不战而胜。

 

我更倾向于用中医的办法解决自己的牙疼问题。没有走西医头疼药头、脚疼医脚的老套路,而是把目光转向了一年来一直潜伏在自己体内的14mm的肾结石。

 

按照西医的说法,6mm以上的肾结石必须手术,而且还存在肾积水和尿毒症的危险。可是,手术要花费数万元不说,还要住院。虽然我是有医保的,但第一不想多花国家一分钱;第二不想和真正需要住院的病人抢有限的医疗资源;第三,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不想挨刀子!因为我出生在中医世家,从小对打针开刀之类有一种天生的恐惧与抗拒!

 
 
 
 

 

最后,我们再谈谈结果。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我吃中药让肾结石的B超结果由上一次的12mm变成8mm时,那位西医博士主任说的那句话,他说:“我不相信中医,B超结果不准,我只给你两个礼拜的考虑时间,不做手术,就别在来找我”。

 

现在想起来,也许那位博士主任的确是好心,可是他的好心可能会让我失去一次为中医证明的机会。

 

截至目前,我的牙不疼了,颈椎病不疼了,全身性肌肉也不疼了,抑郁症不辞而别,相信肾结石很快就会逃之夭夭,整个人一天比一天精神。我想,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胜利,也是全家的胜利,更是中医的胜利!

 
 
 
 

 

三、初步的感想

 

常言道:有病乱投医。

 

仅仅五个字,道出了多少病人的盲目与无知?又道出了多少患者的焦虑与无奈?

 

试想一下,如果每一位病人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找到最好的解除病痛的渠道和方法,还会不会有人“乱投医”?

 

这些年来,我就是一个有病乱投医的典型。虽然我出生在中医世家,可我从来都没想过排斥西医。相反,西医虐我千万遍,我待西医如初恋!

 

可是,每一次西医西药治疗之后,我就会发出同样的疑问与困惑: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这一次,我的胜利,或者是中医的胜利,从表面上看,好像是一个偶然,但如果我们认真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完全是一种必然。这种必然经过抽丝剥茧,就有了我的中西医药观。

 

还有,部分读者朋友也许会发现,上面这些话你也曾想说,但因为种种原因,你不会说、不愿说甚至不敢说!

 

那么,现在就借我的口说出来吧,毕竟,这些话已经憋在我们心中好久、好久、好久了!

 

最后,希望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与我一起隔屏聊天,继续关注我的中西医药观!

 
 
 
 

 

作者简介:王森,字龙翔,号青云居士,著名辞赋作家,书画家,诗人,药王孙思邈嫡传后人,中华舌纹医学传承人。

 
 
 
 
 
 
 
当前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