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详情
 
王森:牙疼引发的思考——我的中西医药观(之二)
时间:2020-02-03 来源:在下王森 请多关照 作者:八千年 点击:
   

牙疼引发的思考——我的中西医药观(之二)

王森

 

  四、牙疼不是病

 

  有人说:每个人这辈子都要牙疼一回,自古以来,不乏先例!

 

  痛入香龈是不禁,

 

  三郎心痛亦何深。

 

  当时更有唇亡处,

 

  自是君王不动心。

 

  这是宋代危稹的《题杨妃牙痛图》,作者从君王不动心反衬贵妃牙疼,三郎心痛,连军国大事都不管不顾了!我们在看到诗中对昏君的嘲讽和批判的同时,也看到了牙疼的危险和苦难!

 

  咀嚼莺花老牙痛,

 

  天地一丸吾自弄。

 

  人生万事须勉为,

 

  文字他人空借重。

 

  这是明代庄昶《题海阳谢氏族谱后》,诗人将自己的牙痛与人生感慨紧密相连,颇几分苦难出诗人的味道。

 

  常言道:牙疼不是病,疼死无人问!

 

  对于牙疼过的小伙伴而言,这简直就是真理!

 

  但我个人以为,牙疼不但是病,而且是一种不分年龄段、不分性别职业、不分高矮胖瘦,人人都会得的一种疾病,是一种典型的疑难杂症!

 

  它司空见惯,却神出鬼没;

 

  它一视同仁,却因人而异;

 

  有时不温不火,有时暴跳如雷;

 

  有时匆匆过客,有时挥之不去……

 

  记得早在20多年前,我就写过一篇《牙疼记》,现在想起来,仍然对当时牙疼的惨烈程度记忆犹新。

 

  那时候,我对牙疼知之甚少,也和大部分人的观点一样,认为牙疼的根源在于口腔上火,不能算是一种疾病,也没有认认真真地去对待!所以和几乎所有牙疼过的小伙伴一样,我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令人遗憾的是:

 

  我每次都放过了牙疼,牙疼却从未放过我!

 

 

 

  五、疼死无人问

 

  2018年以来,我便经常性牙疼,时好时坏,总是忍一忍,或者吃点降火的中药就过去了。

 

  今年春末,一次前所未有的牙疼,几乎要了自己的老命。

 

  那天白天牙疼,我已经买了两种药,效果并不明显,于是就先按照某偏方,用酒泡盐,在口腔中涮,结果刺激以后更疼了。于是,改用花椒颗粒,瞬间的麻能够有所缓解,但麻一会儿就没用了。到了凌晨一点,我有些忍受不了了,便通过手机地图,查询了一个24小时药店,打上出租车,把药店店员推荐的所有牙疼中药各买了一种,然后回家,通通按照剂量喝了一遍,两个多小时候,牙疼从半个脸部一直影响到整个头部,那种疼痛是我有生以来都没有过的,虽然是在凌晨三点多,我不得不把家人喊起来去给我买药,因为我已经疼到没有力气去买药了!

 

  他们去买药了,我觉得度秒如年!这一回,他们把药店店员推荐的所有治牙疼的西药又买了个遍。

 

  我把这些药又全部按剂量吃了一遍。还是没有管用。

 

  最后,我吃了两勺细辛粉,以毒攻毒,才勉强能够忍受了。

 

  可以说,十七种中药西药全军覆没,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

 

  人类与疾病的抗争,还有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那种包治百病和保证能治好病的说辞,都只不过是骗子们惯用的技俩罢了。

 

 

 

  六、《牙疼赋》

 

  关于这次牙疼的场景,在我的《牙疼赋》中可见一斑,原文如下:

 

  牙疼不是病,

 

  疼时要人命!

 

  站则欲跳,躺则欲滚,

 

  茶饭不思,坐卧不能。

 

  时而捂脸,时而抱胸,

 

  时而长号,时而唉声。

 

  捶胸顿足,竟思自杀,

 

  呼天抢地,直欲杀人!

 

  不分昼夜,无论晨昏,

 

  冷热不辨,寒暑不分。

 

  性格迥异,言辞殊同,

 

  如醉似狂,如癫似疯。

 

  人言非病,极尽嘲讽,

 

  刺骨钻心,谁解其痛?

 

  吾之所患,病在自身,

 

  吾之所念,天下苍生。

 

  口腔牙医,实为技工,

 

  新药特药,仅能止疼。

 

  人与牙齿,生死与共,

 

  良医良药,何日可成?

 

  2019年3月28日9点于金城青云居

 

  许多人看到这里可能会说,既然如此,干嘛不一拔了事,拔掉了牙自然就不疼了!可事实果真是这样吗?

 

 

 

  七、何不去拔牙

 

  按照西医的说法,治疗牙疼唯一的出路就是拔牙。

 

  这有点类似过去黑帮里的帮规:谁背叛干掉谁!可我不是黑帮老大,不想随意干掉自己的生死兄弟!

 

  还有,我不想去拔牙,是因为我此前亲眼看到过一个专家级牙医把患者的好牙拔掉时,才发现拔错了。

 

  本来一颗牙疼,他却连拔了两颗。从此,牙医在我心中打下一个巨大的问号?

 

  还有,拔牙时,是打了麻药的,麻药劲一过,还是会疼的。接下来,还要消炎止疼,经过好长时间,才能止疼。

 

  在西医看来,牙齿疼痛是指牙齿因各种病因引起的疼痛,为口腔疾患中常见的症状之一,可分为很多种,常见于西医学的蛀牙、牙髓炎、根尖周围炎和牙本质过敏等。

 

  很显然,西医把牙疼归于口腔科,认为牙疼是简单的虫蛀、炎症、过敏等方面的问题,所以西医的治疗方案也很清晰,那就是消炎和拔牙!还有就是直接杀死牙神经!

 

  可是,我的这次要命的牙疼,病因却不在口腔(西医专家们可能会持不同意见),而在肾脏,竟然与一颗14mm大的肾结石大有干系。

 

  一开始,我不明就里。先用西医消炎止疼的办法,一点作用都没有,后来用中医降火除热的办法,也是收效甚微。最后一股脑的用了一些偏方验方,基本上也不起什么作用。如果我一味地去抱怨西医或者中医,那就大错特错了!而听了西医的话去拔牙,只能是错上加错!

 

 

 

  八、回到中医的老路上来

 

  我从网上看到一位牙痛患者写的文章,对比了一下自己在美国拔牙和中国拔牙的经历,在美国拔一颗牙需要预约三周,而且支付5000美金,而在中国,基本上当天就能够搞定,最最最关键的是只花了200人民币也就是不到30美金,简直爽歪歪了!

 

  可是中医认为,牙痛的主要根源不在口腔,而在胸腔,所以要根据症状和脉象进行辨证论治。

 

  比如风热邪毒外风引动胃火循经上蒸牙床,伤及齿龈,所以会损伤脉络,导致牙痛。因此治疗牙龈肿痛,可以用疏风清热,通络止痛的方法,配合清热解毒颗粒服用。

 

  而对于肾虚引起的牙痛,则可配六味地黄丸服用加减。

 

  还有,治疗一般的牙疼,如果对症下药的话,比如服用甜水散,连30元人民币都用不了,就可以取得很好的疗效。像我的这种极其严重的牙疼,如果对症下药,200元人民币也可以药到病除,也用不着去拔牙了!

 

  现在,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大家,我的牙疼经过吃中药治疗,已经不疼了,而且,原先松动的感觉马上要掉下来的两颗牙,如今也已经坚固如初。

 

  由此可见,用中医中药的办法,不仅可以缓解疼痛,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也保住了牙齿,不需要去安装假牙,从而也减少了一大笔的医疗费用!

 

  惟应牙痛愈,列屋任闲渠。

 

  事实证明,只要用中医的办法,弄清楚病情,知道自己的牙疼属于什么原因引起的,然后再对症下药,就一定有可能治好各种牙疼!

 

  既然中医有如此疗效,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作者简介:王森,字龙翔,号青云居士,著名辞赋作家,书画家,诗人,药王孙思邈嫡传后人,中华舌纹医学传承人。

 
 
当前位置